联想标价乌龙门背后的秘密

2014-03-27 09:50  阅读 630 次 评论 0 条

想是一家伟大的企业,是中国消费电子行业的骄傲。不过在面对国内消费电子行业互动营销大潮来袭之时,这位巨人似乎还没找到适合自己的节奏。

20140327094834

3月18日,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陈旭东发布一条微博称,“今天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售价为1888元的联想平板S5000的价格被标成999元,同时导致京东以同样错误价格出售这款产品。非常抱歉出现这样的意外和失误,这里我先承诺,联想和京东绝不会取消任何下单,稍后我们会给出令大家满意的说法。”

到底是真乌龙还是真营销?业内对此展开了讨论。在百度上,你能找到一些有关此事件的报道,比如有媒体援引联想数据,称“乌龙标价”下S5000售出了11万台左右,照差价计算,联想为此将损失近亿元,听上去似乎很可怕。

而持质疑观点的媒体则认为,一般来说,市场营销是由厂商与电商共同完成的,这么大的乌龙属于低级错误,没道理平白无故地出现。

不过,在笔者看来,感慨也好,质疑也罢,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围绕“联想乌龙价”的讨论并未能迅速成为热门话题,比如3月18日陈旭东的这条微博没能引起太大的反响——截至3月26日下午4点,该微博转发量为276,评论数为421。

3月24日晚8点,陈旭东又发出一条与S5000相关的微博,内容称,“价格还是超出你预期的999元,配置还是横扫同等价位的平板电脑,地点还是上次遭到哄抢的京东与联想官网商城,小千还是那个人见人爱的小千。之前没抢到的朋友,明天上午9点,别忘了带走你的小千吧!”据悉,联想中国决定在次日上午9点以999元的售价再次开售一批S5000。

耐人寻味的是,当晚0:36,联想官微转发陈旭东上述微博并附言,“很悲痛看到马航飞机坠毁的消息,缅怀所有遇难人员及同胞,原定明早9点开售的S5000(小千)将暂缓发售,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然而到了次日上午10:36,联想官微又宣布,“应广大网友的强烈要求,今天10:30在京东商城开始发售S5000(小千),联想官网商城11点开售,售价999元。”几分钟后,陈旭东又转发了这条微博。

来来回回的倒腾,充分的互动,本因乌龙而起,却又慢慢散发出了营销的味道。只是和之前类似,此次发售又有点“泥牛入海”的感觉———截至3月26日下午4点30分,该微博转发仅169,评论仅217。红米手机官微同一天发布的“红米N O TE预约量达1500万”微博,转发量为39578,评论量为5474。

你可能会说微博上的数字有作假的可能,不能说明问题。那么再来看看S5000的销售情况———当天11点正式开卖后,京东上的S5000并不像酷派大神F1、荣耀3C这些热门产品般,在几分钟内就被抢个精光。“开抢”两小时后,笔者发现京东上仍显示S5000“有货”。最后陈旭东宣布,下午2点全部售罄。

至此为止,如果说“标价乌龙门”就是个营销事件,那么效果实在差强人意。其实现在有很多企业在做互动营销时都碰到过这样的事——花了大心思去做,结果没什么人关注,变得很尴尬。其核心是在选择方式方法时未能充分考虑到自身的特点,在实施过程中有没有很好的应变手段。为营销而营销,强扭的瓜不甜。

其实联想也不乏成功的互动营销案例,2012年8月16日,小米2发布,不少媒体当天收到了来自联想人士的一条短信,内容称联想会在次日发布自己的四核手机K860,赚足了眼球。在后面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K860一直都是小米2的强劲对手,该机也成为联想近年来少有的一款热销机型。如今华为余承东紧贴着小米的营销方式,说不定灵感就来自于此。至于联想本身,无论是去年的VIBE Z营销还是这次的S5000乌龙门,水准都及不上当年的K860。

不久前,联想中国来了次“大换血”,原本负责手机的副总裁冯幸去负责云服务了,其他前后端相关人员也有调整,业内猜测背后原因和联想手机去年的表现有关。希望新的团队能带来新的思维,也希望这家伟大的企业也能在互动营销上尽快找到自己的节奏。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www.ruanman.net/archives/131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随风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