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王欣必须判重刑 不然扫黄打非失去意义

2016-01-09 12:13  阅读 640 次 评论 0 条

《罪与罚》是19世纪俄国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代表作,小说描述的是一名穷大学生拉斯柯尔尼科夫生活陷入困境,受无政府主义思想毒害和残酷社会现实打击,为生计所迫而走上了犯罪道路,但后来在一名妓女的感召下投案自首,被判流放西伯利亚……至少,这不是一个残酷的结局。

快播王欣必须判重刑 不然扫黄打非失去意义

如今受快播涉黄案牵连的王欣似乎也正在经受着拉斯柯尔尼科夫那般内心焦灼与痛苦,尽管他并没有杀人,甚至关于他的审讯还没有结束,但这改变不了其将成为科技行业发展史上最具里程碑式的人物。

“无主之城”中的快播

2005年,11年前的中国互联网,是什么环境?百度可以肆意下载音乐;迅雷、BT、电驴等下载工具可以随便下载电影;我们可以拷贝、粘贴成就一篇论文;黑客也可以一晚拿下百万“肉鸡”标价出售……当然,很多情况一直延续至今,但我们或多或少地受到了限制,失去了原先的任性“自由”。

视频网站的电影开始收费;音乐下载也开始考究版权;一篇文章涉嫌抄袭甚至可以闹的沸沸扬扬;武藤兰、苍井空、波多野结衣等“教育工作者”也渐渐地远离了宅男的世界;受人敬重的老朋友“快播”也站在了被告台上……这多多少少让我们开始怀念当年那个“无主之城”。

没有规则、没有法律、免费……那个时候的中国互联网可谓是“无主之城”,而创业就两个字:用户,谁能最大限度地聚集用户,谁就能成为“王者”。快播,就诞生在这样的氛围之中。

如果大胆推测的话,2005年从盛大离职的王欣,在深圳一家民房里开始研发“快播”时,想的绝对不是怎样能颠覆行业的发展,而是怎样能最大限度地获得用户青睐,毕竟当时市场上已经不乏表现优秀的播放器了。王欣要做的是一款不一样的播放器。

快播(又叫Qvod),是一款基于准视频点播内核的、多功能、个性化的播放软件,和传统播放器不同的是,快播集成了可以在线点播的全新播放引擎,用户只需通过相当短时间的缓冲即可直接观看丰富的网络高清影视节目。

同时,快播(QVOD)具有的资源占用低、操作简捷、运行效率高,扩展能力强等特点,使其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万能播放器。从2005年到2011年,短短6年时间,王欣从0将快播的份额做到了第一!这样的成绩并非仅仅依靠技术可以完成的,它还应归功于王欣对“人性”的把控,这一点恐怕要远超如今微信的张小龙。

QvodServer是一款点播网站站长/资源拥有者使用的服务器端软件,通过QVOD服务器发布的节目源可以给普通用户用包括快播(QvodPlayer)在内的网络播放器使用。这一利器很快被色情网站和盗版电影网站利用起来,让快播拥有了其他传统播放器所不具备的优势——内容资源。

任何内容都可以在快播上搜索到,而且是在线点播,免费!包括色情视屏!这让快播一夜成名,成为宅男利器,腐女杀手,看电影,用户第一联想到的就是快播。快播最巅峰的时候,甚至连百度、腾讯、迅雷都在模仿其沉淀内容的模式。

“风口浪尖”的快播

因为长期占据播放器市场的第一位置,快播不免会成为众矢之的。从2013年视频网站逐渐起势之时起,快播因为版权问题而麻烦不断。相关数据显示,国内仅仅依靠快播做盗版影视内容的网站就多达万家,其中年收入超过千万元的网站就接近10家。这仅仅是盗版电影网站的情况,而发展更为隐蔽、吸金能力更强的色情网站,则根本无从统计。

而真正依靠正版授权影视作品为主的视频网站则年年亏损,无以为继,终于2012年,腾讯、搜狐、乐视、优酷等多家反盗版联盟成员开始举报快播。2013年12月27日,国家版权局就快播侵犯乐视网信息网络传播权一事作出行政处罚,同时作出责令整改通知,要求快播及时删除涉嫌侵犯“乐视”、“优酷”、“腾讯”等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侵权作品和链接,并于今年2月15日前完成整改。这只是开始……

2014年3月17日,腾讯向深圳市市场监管局进行投诉,快播公司未经许可,通过快播移动端向公众传播《北京爱情故事》、《辣妈正传》等24部作品,而腾讯拥有这24部作品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其采购价格高达4.3亿元,腾讯方认为,“快播公司的行为侵犯了腾讯的信息网络传播权,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2014年5月20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快播”送达了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拟对“快播”涉嫌盗版侵权一事处以2.6亿元罚款。但这并非快播倒下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涉黄……

据检方公布的数据,公安机关在快播的四台服务器中的三台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经鉴定其中有21251个为淫秽视频,这成为快播涉黄的主要证据,也使快播成为了本次“扫黄打非”的“典型”。

在快播一案审理过程中,网络上掀起一股“到底是谁举报了快播”的热烈讨论,其实这已经不重要,不论是谁举报,那时的快播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出事,只是早晚的事情。

快播一案的判决将是怎样?

上文中提到快播一案已经是“扫黄打非”行动中的“典型”,那么,判决的结果势必也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在最近两天中快播一案的当事人王欣等人一直做无罪辩护,坚称技术无罪快播便无罪。“法者无情,撸者有义”,王欣等人的诉词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并获得一众网民的“力挺”。但结果也许就像“罪与罚”的结局那样,主人公或许还是难逃法律的制裁。

首先,快播这一产品的开发上线绝对不是以传播淫秽视频为目的,这一事实毋庸置疑,但快播为淫秽视频的传播提供了便利,且明知道自己的技术可以被利用传播淫秽视频的时候,反而利用了这一点作为产品的推广“亮点”,这一事实恐怕快播方面无从否定。

其次,快播一案作为网络“扫黄打非”的重点案件,势必会为以后的案件提供参考作用,如果做无罪判决,则整个“扫黄打非”行动失去了意义。

最后,涉黄只是一方面,快播还涉及一众侵权案件,尽管已经开出2.6亿巨额罚单,会不会在量刑之中也加入这一点目前还知道。

但我们也不能忽视一个问题,在快播身上存在的问题,同样在中国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都有存在。一如快播王欣的辩词所言,快播本身只是播放器,并不能左右用户的操作行为。如果我们把快播比作一柄剑的话,杀人还是救人,则完全取决于使用它的人。所以我感觉快播一案也许并不会判决过重,但也会为以后的网络版权和涉黄案例起到警醒作用。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www.ruanman.net/archives/949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右掱邊﹎ヤ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