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CEO王欣:我恨色情网站

2016-01-09 12:17  阅读 429 次 评论 0 条

我恨色情网站,他让我失去了很多客户。

色情网站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小众的用户不能成就大事。

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

昨日,快播CEO王欣的表现比第一日要自如许多。他当庭号称:“我恨色情网站,他让我失去了很多客户。”无论这些言论有几层真实,他都说得气势十足。在被告人最后陈述时,他干脆地说了七个字:快播无罪,我无罪。

王欣认为,公诉人所列的证据很多常识性错误和偏见。他举例称:公诉人认为快播的收益都是色情视频带来的,其实不是。要知道,色情网站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小众的用户不能成就大事,就像“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一样”。

王欣还说公诉人提供的很多人证,这些员工都反映快播公司上下都知道这个播放器传播淫秽视频。“快播的工资在同行业里只能算中等,员工们不可能在明知道这是犯罪还在公司工作。我的员工中有一位斯坦福的毕业生。他为什么要冒那么大风险,明知道违法还加入快播公司,我认为有逻辑问题。”

此外,王欣认为自己并没有像抓获经过中所说的潜逃韩国。他称先去了香港,后前往韩国,主要目的是去散心钓鱼,因为那个时候被诊断有抑郁症。主审法官问王欣,此前王欣在香港逗留时,已有北京警方联络他,要求他回北京协助调查,他为何没有回过北京。王欣称当时身体状态很差,无法配合调查。

快播CEO王欣:我恨色情网站

庭审对话

“没回北京是因患抑郁症”

辩护人:我方出示证明王欣在被拒绝入境后,并不是抓获经过中所说的在机场被控制的,只是韩国不让他入境而已,王欣主观上有个主动到案的过程。

审判长:王欣你去韩国做什么?

王欣:平时喜欢钓鱼。我去韩国是想去钓鱼。到韩国机场后不让我入境,让我哪里来就哪里去。我在滞留室里待着,后来联系了大使馆的人,他们让我回去。我就订了回北京的机票。订票过程中还联系了姓高的警官,让他在北京接我,他说可以,不过我不知道公安机关为什么去韩国接我。

审判长:你怎么能够联系到警官?

王欣:我在香港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回北京协助调查。

审判长:你为什么没回去?

王欣:我当时的状态不好,有抑郁症,感觉有人要害我,这种状态下我觉得没办法回去协助调查。

王欣律师:我补充说明下,在进入看守所体检时,王欣有严重的抑郁症,有自残自杀的倾向,建议变更强制措施,有部分领导已经签字,但最后没有变更强制措施。

公诉人:公安机关已经发布红色通缉令。王欣在韩国入境时已经受到人身控制,并且在庭上也没有如实供述,因此,他的到案过程肯定不能构成自首。

“未明知哪些是色情文件”

公诉人:起诉书上快播软件被用户用为点播在线淫秽视频,你知道吗?

王欣:我们知道互联网上存在不良信息,上亿的用户是会有个别用户点播淫秽色情软件。

公诉人:你明确一下你是否知道用户用快播播放器点播淫秽视频?

王欣:不管是普通网页还是色情网页都有可能被播放器打开,行业里面认为这个是会存在的。

公诉人:对此你们公司和你都是明知的吗?

王欣:对于播放器的使用,不管是点播网络文件还是本地文件,我们是未知的,不管是普通文件还是色情文件。

公诉人:为什么不去改变经营方式?

王欣:和企业定位有关,我们不经营内容,跟优酷土豆不一样。我们是技术性公司,一直为中国的技术做工作。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www.ruanman.net/archives/94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右掱邊﹎ヤ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